150-7646-2593

您现在的位置是:廊坊王海琴律师网>成功案例>正文

转包关系中用工单位承担工伤保险责任不以存在劳动关系为前提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时间:2017-09-20

案情介绍

李某为木工,2015年8月2日在市场上等活儿时被王某招用到某建筑公司承建的项目工程的工地上从事木工工作,每天工资280元,每日一结。工作到第三天上午,李某在工作时被机器压到左手,致大拇指粉碎性骨折,随后住院治疗。某建筑公司未上工伤保险。治疗期间,王某以及某建筑公司均未支付任何费用,李某认为,其在工地干活受伤,应当属于工伤,于是向当地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提起工伤认定申请,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收到申请后向李某下发了《行政确认申请材料补正告知书》,补正内容为李某与某建筑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的证明材料。后李某作为申请人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与某建筑公司存在劳动关系之确认申请,被申请人某建筑公司辩称申请人是其公司承建的项目工程所在的劳务分包队所雇佣的零工,李某与建筑公司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

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基于1.开庭审理中被申请人认可申请人于2015年8月份在其承建的某工地受伤;2.被申请人未提交将其承建的某项目依法分包的相关证据;3.申请人的证人钱某出庭作证其与申请人经招工到被申请人承建的工地工作;最终裁决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存在事实劳动关系。

某建筑公司不服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的仲裁裁决,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诉称,被告李某并非原告所聘用,李某受王某个人聘用,被告于原告之间没有劳动关系等法律关系,故请求依法判令原告与被告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被告辩称,王某在原告经理蔡某的指示下到市场找到被告,被告从事木工工作。被告提供的劳动是原告业务的组成部分,双方形成了事实劳动关系。一审法院经法庭审理及当事人陈述,对以下事实进行确认:2015年8月,被告经王某介绍,到原告承建的某工地工作,具体负责木工工序,待遇为每日工资280元,工资一天一结。被告当天在工作过程中被机器压伤左手,后被送往医院。事故发生后,被告没有再到该工地工作。另查明,原告承建了某工程,承建工程的项目经理为蔡某。

一审法院认为,劳动关系是一种长期稳定的劳资双方的管理与被管理关系。在事实劳动关系中劳动者虽未与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但劳动者能在用人单位工作的前提是劳资双方的何意。在劳动关系中,劳动者除提供劳动之外,还要接受用人单位的管理,服从其安排,遵守其规章制度(如考勤、考核等),成为用人单位的内部职工。本案中被告经人介绍到原告承建的工程工地工作,但其劳动报酬、工作内容均由被告与案外人王某双方确定,原告并不知情,且原告并不直接为被告发放工资。原告与被告之间并无从属性,不存在行政隶属关系,没有管理与被管理、支配与被支配的权利和义务。根据《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法办(2011)42号】第59条规定,建设单位将工程发包给承包人,承包人又非法转包或者违法分包给实际施工人,实际施工人招用的劳动者请求确认与具有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人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的,不予支持。另外,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劳社部法【2005】12号)第四条规定:建筑施工、矿山企业等用人单位将工程(业务)或经营权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自然人,对该组织或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承担用工主体责任。此处用工主体责任并不以存在事实上的劳动关系为前提,用工主体责任也并不完全等同于工伤赔偿责任,其意味着,用人单位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比如民事侵权的连带赔偿责任。综上,判决原告某建筑公司与被告李某之间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

上诉人李某不服一审法院判决书,向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称原审判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为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存在事实劳动关系。

二审法院认为,上诉人虽在被上诉人承建的项目工程所在的工地上工作,但并不受被上诉人指挥管理,其劳动报酬、工作内容均由上诉人与王某双方确定,被上诉人并不知情,工资也不是被上诉人为其实际发放,双方之间不存在管理与被管理、支配与被支配的隶属关系。依据上述事实,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故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李某又向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认定部门提出了“恢复工伤认定申请”,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基于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不存在劳动关系的终极判决书,认为李某受伤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八条第二款规定的受理条件,故决定不予受理。

李某又向一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诉请撤销被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不予受理决定书,责令被告依法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决定书。依据是《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关于执行<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人社部发【2013】34号)第七条规定“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承包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由该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承包单位承担用人单位依法应承担的工伤保险责任。”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4】9号)第三条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单位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四)用工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聘用的职工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用工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故被告应作出工伤认定决定书,以便于第三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为被告辩称,原告李某向被告提交的申请工伤认定材料中,缺少劳动关系证明材料,且法院作出的终极判决书已确认原告与第三人某建筑公司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八条规定,提出工伤认定申请时应提交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的证明材料。因原告与第三人不存在劳动关系,被告依法作出的不予受理决定合法。

第三人某建筑公司述称,被告所作的不予受理决定书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工伤保险条例》第18条和《工伤认定办法》第6条均以存在劳动关系和事实劳动关系为前提,从法律上来说原告与第三人不存在劳动关系已被生效裁判确认。原告所诉的依据是规范性文件,不是法律渊源,不是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的依据。

争议焦点

转包关系中用工单位承担工伤保险责任是否以存在劳动关系为前提。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原告与第三人虽经生效裁判确认双方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但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4】9号)第三条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单位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四)用工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聘用的职工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用工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的规定,转包关系中用工单位承担工伤保险责任不以存在劳动关系为前提。故被告以原告与第三人不存在劳动关系为由,决定不予受理原告的工伤认定申请,属于适用法律、法规错误。

撤销被告某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工伤认定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书,责令被告在法定期限内重新作出行政行为。第三人某建筑公司向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维持了一审判决。

案件评析

建筑工人李某经历两年的漫长诉讼程序,工伤终于得以认定。但是,取得了工伤认定不意味着取得了工伤赔偿款,从认定工伤到实际取得工伤待遇,还需要有漫长的法律程序要走,包括,劳动能力鉴定,鉴定结论出具以后,单位如果不配合支付相关工伤待遇,李某还需要申请劳动仲裁,要求支付相关工伤待遇。另外,单位对鉴定结论有异议的,还有权向上一级劳动能力鉴定机构提出重新鉴定申请,工伤职工的维权可谓是路漫漫其修远兮。

启示与思考

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劳社部法【2005】12号)第四条规定:建筑施工、矿山企业等用人单位将工程(业务)或经营权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自然人,对该组织或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承担用工主体责任。对于该文件规定的“用工主体责任”如何理解?长期困扰着法律工作者,各地司法机关对其理解不一、操作不一。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4】9号)明确了将承包业务转包、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主体是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承包单位。该规定的出台意义深远,对于违法转包、分包后实际施工人招用的劳动者发生工伤后责任承担主体进行了明确。将“用工主体责任”明确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该定的出台,统一了司法尺度,保护了作为弱势群体的建筑工人的切身利益。

但是,该规定出台以后,相关行政机关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工伤认定部门对于现实案例怎么操作?是否尚需要让受伤职工提供劳动关系存在的证据?该问题目前尚无明确的指导意见,实践中,各地工伤认定部门操作尚不统一。

笔者建议,应当出具具体的操作意见,作为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工伤认定部门适用的依据。明确规定工伤认定部门要根据情况确定是否需要劳动关系的补正材料,对于用工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聘用的职工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转包关系中发生工伤的,不应再要求受伤职工提供与违法转包的用工单位存在劳动关系的证据。另外,对于发生工伤的其他情况,劳动者虽然不能提供与用人单位的书面劳动合同,如果劳动者提供了可以证实确实存在劳动关系证据,应当依法进行工伤认定,而不是所有情况均要求劳动者补正劳动关系的材料。

劳动者相对于企业仍属弱势群体,在单位管理不规范,没有与劳动者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情况下,目前劳动者只能通过仲裁的方式解决劳动关系是否存在的问题,如果单位恶意拖延时间,往往还需要经历一审、二审,劳动者时间成本极大,对于经济能力有限的伤者来说,医疗费的前期垫付也极其艰难。

 

 

 

 

 

 

 

 

作者:王海琴   河北泰科律师事务所    

律师   电话:15076462593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